静候

君笃

私设如山,OOC严重。
『壹』 
“那个,你别难过啊——”面容尚且带有几分青涩,后勤部的实习生有些无措地对君岛说。
“为什么要难过?”君岛很利落地打断小实习生的话,稍稍分了点目光给他,“我为什么要难过?”语气平淡,表情带着点疑惑,似乎远野的死与他毫无关系——即使他们是搭档。
小实习生顿时语塞。对哦,君岛和远野的关系一向不好,听说君岛想换搭档很久了,那远野死了好像正好……
实习生咬着下唇犹豫了一下,还是鞠躬:“抱歉打扰了。”随即离开。
他还有很多工作没做呢!
『贰』
入夜。
轻轻合上房门。没有开灯。只是似乎被抽干身体般地倚着房门坐下。
为什么要难过啊?这不是期待已久的事吗?为什么要难过啊?
君岛瘫坐在地上,把头埋进膝盖里,空气中似乎还能闻到那人身上总是带着的,甜腻的苹果派香气。
似乎他还活着。  
『叁』
所以,为什么没有引爆呢?
君岛也不知道。 
任务开始前,装备照例是由他准备的。
都很正常。 
作战刀,轻型狙击枪,手榴弹,都很正常。
除了防弹衣。 
远野是不喜欢防弹衣的,所以每次都是君岛逼他穿上。
这次也不例外。
远野没有检查装备的习惯,更何况是防弹衣。这些有君岛搞定。
 君岛只是放了一个平安御守,带着炸弹的,放在胸口处。 那是君岛的特殊能力,是只有君岛才能做得出的炸弹。只要引爆,所有痕迹都会消逝。 
但是为什么呢?为什么没有引爆呢?
“为什么——”君岛开口,声音喑哑,“——不跑呢?”
『肆 』
薄薄的阳光穿过厚重的云层铺洒开来,斜射进那间休息室里。
“那么,请多指教了,搭档。”阳光洒在周身,比女人还精致的脸上却挂着漫不经心。 
哦,还带着一点甜腻的苹果派气息。
恍若昨日时光。
「壹」
远野拖着那个沉重的木箱不断前行。
是的,沉重。
以远野的实力,这种重量的木箱抗扛起来即使不能健步如飞,正常行走还是可以的。
没办法,失血过多让他现在头脑发晕,行动也开始迟缓起来。
还差一点,再坚持一下。
嘭——
沉重的金库大门打开后,勉强将箱子推进去,几乎用尽所有力气。
见鬼!快没时间了!远野焦躁。
不关上门的话,就算这门再硬再坚固那些资料也没办法保留下来。
似乎一瞬,似乎亘久。
金库大门重新合上,丝毫不漏,严密切合。
「贰」
远野瘫倒在地。
地上有血迹,尸体,还有逐渐蔓延过来的火苗。
浓烟钻进肺里,他开始咳嗽,无力地把自己蜷缩成一团,摸索着将一个御守攥在手心里。
 一个平安御守。
这个地下迷宫里已经没有第二个会喘气的了,炸弹的倒计时声即使在烈火中也可以听得很清楚,毕竟有很多个嘛!远野漫无边际地想,刚刚一路上就瞄到了至少十几个炸弹,款式还蛮新的……   
急救包还挂在腰上,和衣医生研发的特效药肯定有,吃下去的话估计能好一点。不过也走不了了…… 
出口那里的炸弹更多啊!还有好多红外线之类的东西……以他现在的状况,吃下特效药也没法带着资料离开,只能赌赌那扇门够不够结实了……  
远野攥着御守的手紧了一点。
「叁」
其实不是不知道啊。
不是不知道君岛不喜欢他。
不是不知道君岛讨厌他。
不是不知道君岛希望他去死。
不是不知道君岛终于决定动手了。
不是不知道防弹衣有问题。
不是不知道他随时都会死在这里。
可是没有关系啊,真的没有关系啊。
没有人比他更清楚自己的身体状况,膝盖上的伤只是预兆,这具身体,其实已经濒临极限了啊……  
「肆」
什么时候呢?
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呢?
远野无意识眯起眼,好看的眉眼似乎有些迷离。
啊,对了,是那一天吧。
薄薄的阳光洒在那人身上,温和又疏离,仿佛天使般的圣洁。
“我是君岛育斗。初次见面,请多指教。”
生长在黑暗中的蛾子一生都在追逐光亮,哪怕会因为那光而化成灰烬,也会在所不惜。
远野彻底失去了意识。

评论(2)

热度(30)